巴黎——作为2012年法国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承诺自己会做一个无聊的好伴侣,而不是招摇的万人迷。

    瓦莱丽·特里耶韦莱

    奥朗德决意将自己和他努力从总统位子上赶下去的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区分开来,毕竟萨科齐和前超级名模卡拉·布吕尼(Carla Bruni)的婚姻让他成为了小报的花边素材。奥朗德宣称,“我,法兰西共和国的总统,将确保自己每时每刻都以身示范。”

    

    塞戈莱纳·罗亚尔

    就职20个月之后,奥朗德的竞选承诺的履行情况甚至还不如深受失业问题困扰的法国经济。

    巴黎一家酒吧的电视中播放总统奥朗德参加一场新闻发布会的画面。他面临着挑战,以防止他的丑闻阻碍他的经济计划。

    深陷偷情丑闻的奥朗德向法国人对个人不检点行为有名的包容态度发起了挑战,并可能让自己成为嘲讽对象。不过这次偷情更像是卧室闹剧,而不是莎士比亚戏剧:一个美丽的女演员,一个在家受到鄙视的女人,骑着颇无总统风范的小摩托车,偷偷摸摸地来来去去。

    这起丑闻让人们看到了奥朗德更冷漠的一面,让他的政治心机展露无遗,这些东西对他身边的人来说很熟悉,但很大程度上隐藏于公众视野。他的判断力,尤其是他的个人安全,受到了质疑。

    创下历史性新低的民意调查支持率已经给奥朗德造成极大负担,他还面临着挑战,不让丑闻影响他去推进一项雄心勃勃的新计划。该计划旨在重新恢复法国不断降低的全球竞争力,并将他所在的社会党(Socialist Party)推向政治中心。

    下个月,奥朗德还将面临一个巨大考验,届时他将出访华盛顿,同奥巴马总统会面。按计划,奥朗德的正式伴侣瓦莱丽·特里耶韦莱(Valérie Trierweiler)将以实际的第一夫人的身份陪同他出访。但现在看上去,此次出访可能会招来大量关注,看奥朗德最终会选谁做旅伴,抑或干脆没有旅伴。

    “他一直很讨厌把政治变成大戏,而现在他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场闹剧中,”社会党党员、前国会议员朱利安·德拉伊(Julien Dra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问题在于从长期来看,他将如何处理这件事。如果这变成一场杂耍表演,可能就会损害他的总统威望。”

    自从Closer杂志拍到他和41岁的电影女明星茱莉·嘉叶(Julie Gayet)在爱舍丽宫(Élysée Palace)不远处街角的一座公寓里幽会,59岁的奥朗德就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茱莉·嘉叶曾经在戏中扮演过各种角色,从外交部官员、理发师,到瘾君子,也有过裸戏。该杂志刊登了奥朗德骑着摩托车去幽会的照片,照片中他带着一个头盔,拉下了面罩,但他低调的系带式黑色皮鞋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起初,在性问题上一贯颇为老练的法国人对此次曝光应对从容,但特里耶韦莱却不是这样。熟识她的人说,她深受打击,以至于住进了医院。

    在特里耶韦莱住院的八天里,奥朗德只去过一次。自从周末离开医院(以及通过Twitter感谢支持者给她的祝福),她就一直在凡尔赛附近的总统度假官邸拉朗特纳别墅(La Lanterne)休息。《巴黎竞赛画报》(Paris Watch)在其网站上报道称,总统让特里耶韦莱再给他一些时间。在拥有奥朗德正式配偶身份的同时,特里耶韦莱还是《巴黎竞赛画报》的一名记者。

    根据新闻通讯社的报道,周一,在荷兰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奥朗德称特里耶韦莱的状况“正在好转”,但他没有回答关于特里耶韦莱是否是法国第一夫人的问题。

    如果他真的离开特里耶韦莱,这将会是奥朗德七年内第二次高调的分手,之前,他结束了和2007年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塞戈莱纳·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长达25年的配偶关系,二人育有四个孩子。

    对于支持者来说,奥朗德将开始一个新篇章,他将成为更成熟和务实的领袖,并且可能从与特里耶韦莱的复杂关系中解脱出来。

    他们认为,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名美国总统身上,那将会成为“媒体马戏团”式的事件,但法国人不会把这当回事,因此这个新闻将会逐渐销声匿迹。

    他的一个密友说,“人们将看到一个新的奥朗德,一个更平和的人。”

    也许对他来说,更令人担忧的是,他在女性中的支持率可能会受到影响。

    位于蒂勒的Le Pressoir 餐厅老板阿莱特·达罗沙(Arlette da Rocha)说,“这让法国人看起来就像白痴。他必须说出真相。他的私生活中的这种不符合传统的行为会为奥朗德的形象抹上污点。”奥朗德的政治生涯就是从蒂勒开始的。

    奥朗德长期以来似乎一直认为,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原则生活。

    作为社会党领袖,他曾在罗亚尔2007年竞选总统时,为她助选。两人当时都隐瞒了他因为特里耶韦莱而抛弃了她的事实。了解这一情况的法国记者也没有把这件事曝光。直到选举结束,罗亚尔才宣布了这个消息。

    罗亚尔后来说,“有过背叛行为的人,将来还会再次背叛。”

    与许多法国配偶一样,奥朗德从来不是渴望婚姻的人,但这在高级别政治人物中相当少见。并不是罗亚尔不愿意结婚。2006年,在她总统竞选初期的一次联合电视采访中,当被问到有关婚姻的问题时,她有些顽皮地回答:“我们彼此相爱,所以我在等待他求婚。弗朗索瓦,你愿意娶我么?”

奥朗德尴尬地笑起来,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