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108字,读完约3分钟

2019年应该是我有生以来读过最多的一年,读过的纸质书有50本,随便读的书也有30余本。 能读这么多书,第一个理由只是两个:一个是能看书,另一个是有时间。 我的读书种类很杂,与文学、教育学、社会学、心理学、美学、历史学等有关。 读文学,钦佩曲折动人的故事节,鲜明丰富的人物形象,悲欢离合的许多复杂命运。 读教育学,掌握一点教育教学理论和妙手,知道怎么教,知道为什么这样教。 读社会学,有一对慧眼,清楚地看着这个层出不穷的社会。 读心理学,理解人们内心深处的秘密,洞察人性的本质。 读美学,用发现的眼光寻找自然、社会、文化之美。 读史学,从岁月长卷中感受到国运的兴衰、人物的荣辱、时代的变迁……

路透社:从狼吞虎咽到慢慢的嚼慢咽 □刘跃

读得越深,就会发现自己的无知越浅。 越读,越能发现书海的辽阔。 在书中,我找到了美好的天地,就像打开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正如高尔基说的,我不顾一切地跳了进来。 “就像饿了的人扑向面包一样,扑向了书。 ’我只要有下班的余地空闲着,就拿不出手。 我要出国旅行,带行李也不会忘记几本书。 许多周末我不能离开家在家看书。 所以,有时有两三百页的书。 我不到两天就读完了。 然后,一本书刚读完,我迫不及待地想读下一本书。 有时两本书轮流读。 特别是在读教学论的时候,理论性很强,容易无聊,所以和文学书一起调合。

路透社:从狼吞虎咽到慢慢的嚼慢咽 □刘跃

这样读,感觉生活充实,精神饱满,但也有遗憾的事情。 读书忘了睡觉,但经常吞枣,不重视咀嚼消化。 只追求读书的增加,无视读书质量的提高,结果读书多而不精,广而不深。 就像行人只是匆匆赶路,看不清楚沿途的风景一样。 著名美学家朱光潜说:“读书不多,但最重要的是选择好,彻底阅读。” 有名作家毕飞宇就是这样做的。 他在一次讲座上分享了阅读的心得,近年来他每年读有限的几本书,说以中外文学的古典名著为优先。 《红楼梦》、《水浒传》、《聊斋志异》和鲁迅、莎士比亚、托尔斯泰、福克纳、塞万提斯等中外名家的作品,是可以读一辈子的经典作品。 我意识到必须放慢读书的步伐。 不要只追求速度,不能追求更重的质量。

路透社:从狼吞虎咽到慢慢的嚼慢咽 □刘跃

今年上半年,我只读了15本书。 与去年相比,读书的数量明显减少了。 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说:“书上有浅尝的人,有能咽下去的人,少数人必须咀嚼消化。” 这15本书中,也有停着浅尝辄止的书,但也有像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舞》那样,读过两次以上的书。 跳吧! 跳吧! &; gt; 有些书制作了类似阎连科的《我和父亲》的读书笔记。 就像粉丝的“一生未完成”一样,也有写读后感和书评的。 特别是读了汪曾祺的《塔上随笔》后,深受感动,继续写了3篇复印件,在省市级报纸上公开发表了。 我的读书方法从狼吞虎咽变成了慢慢咀嚼,收获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