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兢(右)受邀出席世界妇女组织东盟峰会,世界妇女组织总干事暨马来西亚副主席幕僚长官安格拉·秘书长()会面

联合国世界妇女组织(World Women Organization,WWO)东盟峰会于11月15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全球企业社会责任基金会(Global CSR Foundation)主席赵兢受邀出席,得到马来西亚副主席蔡·添强和马来西亚国会副主席莫哈末拉昔与界妇女组织总干事暨马来西亚副主席幕僚长官安格拉·秘书长接见,讨论和筹备2020年在马来西亚举办的世界妇女大会及世界妇女组织机构的发展和促进

马来西亚国家副主席蔡添强(左)热情接见全球企业社会责任基金会主席赵兢(右)

世界妇女大会(World Women Conference,又称“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是世界妇女组织的重要会议,妇女问题一向是联合国社会和发展领域的重点之一,为促进全世界妇女事业的发展,联合国迄今已召开过4次世界妇女大会,1972年在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24届会议上,将1975年定为“国际妇女年”,并确定该年的重要活动是召开一次专门讨论妇女问题的世界性政府间会议,即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

世界妇女组织东盟峰会日前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赵兢(前右二)受邀出席

由世界妇女组织主办的东盟峰会,是2020年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的筹备会议,当次峰会秉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五条“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权能”的宗旨,吸引全球20多名关注赋能女性的各界领袖,就筹备大会及世界妇女组织发展和完善展开深入讨论。

马来西亚国家副主席蔡·添强(Tian Chua)出席峰会并与来宾亲切互动,他表示,马来西亚是东西方文明的汇合点,欢迎各国领袖齐聚,同世界妇女组织总干事安格拉·罗(AngelaLawE’ton)深入交流、探讨全球女性事业的合作与发展良机。

赵兢表示,妇女权利平等是联合国的一个基本原则,尽管全球已有143个国家做出保证,于2014年前把性别平等纳入宪法当中,但仍有52个国家尚未采纳这个做法。她指出,文书内容并不能彻底消除对妇女的歧视问题,感谢世界妇女组织筹办世界妇女大会,关爱女性的同时,帮助各国政府间制定相关政策,团结全球女性以促进世界女性的发展。

赵兢是一位杰出的跨国商业领袖和国际活动家,拥有20多年跨文化传播、民间外交和中美投资经验,她创建的GCSRF运营多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项目,包括妇女赋权、幼儿教育和青年领导力等。

马来西亚国会第副主席莫哈末拉昔(中间)世界妇女组织总干事暨马来西亚副主席幕僚长官安格拉·罗秘书长(右一)会见GCSRF主席赵兢()

赵兢于东盟峰会结束后在马来西亚国会,得到马来西亚国会副主席莫哈末拉昔和世界妇女组织总干事安格拉·罗接见,安格拉·罗是首位裔联合国世界妇女总干事,联合国世界杰出女性亲善大使,曾得到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先生的悉心指导。在国会,赵兢与马来西亚国家当局共同商议女性赋权相关合作事宜。

马来西亚国会副主席莫哈末拉昔亲切接见了参访团,他表示,世界妇女组织组织的参访活动,对提升企业家世界观及经济观影响重大,其中来自世界领袖商学院的中国企业家,他将认真了解中国企业家的产业情况,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促进中马经济的发展。

世界妇女组织在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正式注册和备案,是一个为世界女性成长与发展提供帮助与支持的国际一级机构,通过交流世界各地女性领导者提供的工作方案和创新决策,来达成拓展全球范围内女性经济参与机遇的共同目标。

该组织的宗旨是,促进世界女性的团结与进步,推动女性与世界各地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具有声望和影响力的杰出女性领袖人物建立联系,激发女性在全世界各个领域的激情与活力,提高全球女性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社会活动中的地位。

世界妇女组织贯彻与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各族各界女性为争取进一步发展重要议程的世界组织,是联合国和政府联系女性群众的桥梁和纽带,以整合联合国和世界在促进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领域的资源并加强其工作效率,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社会支柱的重要社会支柱。

世界妇女组织的主要职能包括:促进女性自立与就业;提供和改善女性在文化、健康、时尚等领域的国际教学与训练;推动确立世界杰出女性的标准制定。促进女性思维和女性的创业;提供和改进女性健康、文化、家庭和有关事项的发展机会;推动确定世界女性高层次指导的国际标准。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5:

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

这是为性别议题单独设立的目标,致力于解决所有性别不平等的问题。我们需要深入法律和立法领域做出改变,保障全球妇女的权利。已有143个国家做出保证,截至2014年前把性别平等纳入宪法当中,尽管这是一项创纪录的进展,但仍有52个国家尚未采纳这个做法。

全球有7.5亿名妇女和女童在18岁之前结婚,30个国家至少有2亿名妇女和女童经历过切割女性生殖器。

在18个国家中,丈夫可以合法地阻止妻子工作;在39个国家中,女儿和儿子享有不平等的继承权;49个国家没有保护妇女免受家庭暴力的法律。

在过去的12个月内,五分之一的妇女和女童遭受过亲密伴侣的人身暴力和/或性暴力,其中包括19%的15至49岁的妇女和儿童。然而,49个国家没有专门保护妇女免受此类暴力的法律。

虽然在全球范围内妇女参政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她们在国民议会代表中所占的比例仅为23.7%,远未达到平等。

仅有52%的已婚或同居妇女在性关系、避孕药具和保健服务方面自由作出决定。

在全球范围内,妇女仅占农业用地所有者的13%。

100多个国家已经采取行动,跟踪用于性别平等的预算拨款。

在北非,仅有不到五分之一的非农业部门有偿工作由妇女从事。从事非农业部门有偿工作的妇女比例从1990年的35%上升至2015年的41%。

如今,在46个国家,妇女在至少一个议院中占据了30%以上的席位。

在南亚,自2000年以来,女童的童婚风险下降了40%以上。

在盛行切割女性生殖器习俗的30个国家中,生殖器官被切除的15-19岁女童的比例从2000年的二分之一下降至2017年的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