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周四,负责调查德国之翼坠机事件的马赛首席检察官称,驾驶舱录音显示,副驾驶故意将机长锁在驾驶舱外,并将飞机操纵进入致命下降过程。

    坠机处附近的法国救援人员。周二坠毁的德国之翼客机上150人全部遇难。

    “此时此刻,从调查情况来看,我们目前能给出的解释是副驾驶自愿选择拒绝打开驾驶舱门让机长进入,并启动了让飞机失去高度的按钮,”布莱斯·罗班(Brice Robin)检察官说。

    周三,一名搜救人员在坠机现场。

    遇难者家属周四在法国举行吊唁活动。活动上有遇难者国家的国旗,其中也包括美国。

    他还表示,看来名叫安德烈亚斯·卢比茨(Andreas Lubitz)的副驾驶的意图是“要摧毁飞机”。检察官称,录音显示,直至坠机的那一刻,副驾驶一直在呼吸,意味着他有意识、且故意于周二在法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区导致机上144名乘客和其他五名机组人员的死亡。

    罗班称,调查已显示坠机为故意行为,他正考虑将调查从过失杀人改为故意杀人。

    他说,没有迹象显示这是一起恐怖袭击,卢比茨此前并不为执法官员所知。

    对卢比茨身份背景的调查正在进行中。28岁的卢比茨来自德国城镇蒙塔鲍尔。

    当被问到卢比茨是否试图自杀时,他说,“我没用自杀这个词,”并补充说,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

    随着搜索队在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脉崎岖陡峭的地区继续搜寻线索,以揭示所发生的事情,周四披露的机上一名飞行员在飞机坠毁前被锁在驾驶舱外这一情况,给调查提出了新的棘手问题。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在周四仍不清楚,包括机长的身份,及他为什么离开驾驶舱。

    廉价航空公司德国之翼运营的这架空客A320航班,周二上午在从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的途中,降低飞行高度,坠毁在法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

    检察官表示,当局有声音记录仪最后30分钟的全部文字记录。

    “在前20分钟里,飞行员之间正常交谈,”他说,并称他们的交谈方式“欢快”而且“客气”。“没有任何不正常的事情发生,”他说。

    检察官说,文字记录显示,当时机长正对在杜塞尔多夫降落的准备工作做出详细指示。检察官说,副驾驶的回答很“简洁”。

    然后,机长让副驾驶接管了飞机的控制,接下来听到的是座椅向后推的噪音,以及关门的声音。

    “在这个阶段,副驾驶员独自一人在控制飞机,”检察官说。“就是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副驾驶员操纵飞行监控系统,开启了飞机的下降程序。”检察官称该行动只可能是“自愿的”。

    “你可以听到机长几次要求进入驾驶舱,”检察官说。“他报了自己的姓名,但副驾驶员没有做出任何答复。”

    “你可以听到驾驶舱内人的呼吸声,直到撞击的那一刻,”检察官说。“这说明飞行员当时仍活着。”

    罗班说,在机长试图回到驾驶舱期间,驾驶舱里没有其他声音,只有副驾驶员的“正常”呼吸声。他说,飞机坠毁前,可以听到机上乘客的尖叫声。

    他说,在下降过程中,空中交通管制员曾多次试图与飞机联系,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总部在法兰克福的汉莎航空公司发言人马丁·里肯(Martin Riecken)在马赛的新闻发布会前说,“两名飞行员都是按照汉莎的标准培训出来的。”汉莎是德国之翼的母公司。

    德国之翼和汉莎航空的官员计划在下午2时30分在德国科隆举行新闻发布会。

    总部设在蒙塔鲍尔附近的一家飞行俱乐部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安德烈亚斯”死亡的通告。这家名为LSC Westerwald的俱乐部在其网站上称,“为了实现自己的飞行梦想,安德烈亚斯在青少年时期成为俱乐部的一员。”

    “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代价,”俱乐部的通告说。

    该通告是在马赛的新闻发布会之前在网站上出现的,罗班在马赛告诉记者,在飞机飞跃山区、附近没有机场的情况下,副驾驶员有意识地将飞机操作进入下降程序。

    据德国电视台N24报道,虽然卢比茨登记与父母一起住在蒙塔鲍尔地区,但他在杜塞尔多夫也有一个住所。

    新闻发布会上有人提出了飞行员自杀的可能性。机长离开驾驶舱后,需要按照一个准确程序才能返回驾驶舱。分析人士表示,假设驾驶舱门没发生故障的话,有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副驾驶员启动了一个开关,让机长在几分钟的时间里不能接触到飞机的控制。

    1999年,埃及航空公司一架飞往开罗的客机,在马萨诸塞州楠塔基特岛以外的大西洋中坠毁,导致机上217人死亡,在那之后,调查人员当时曾表示,他们猜测副驾驶员可能企图自杀。负责调查的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坠机发生的原因是副驾驶员“对飞机控制的操纵”,但调查报告中没有明确使用自杀这个词。

    空中客车公司发言人斯特凡·沙夫拉特(Stefan Schaffrath)周四表示,2001年9月11日美国发生恐怖袭击之后,空客按照国际法规的要求,对驾驶舱门的加强进行了升级。

    据空客描述驾驶舱门上锁操作的视频,驾驶舱门关闭时的默认状态是锁着的。但是,当飞行员为了阻止外人进来,要锁定驾驶舱门时,其可以将一个切换开关置于“锁定”状态,同时点亮舱门外面一个数字代码输入盘上的红灯。这一操作可使舱门、输入盘,以及门上的蜂鸣器失灵五分钟。

    视频显示,当这些功能失灵后,机组成员建立联系的唯一方式是通过对讲设备。舱门在解除锁定命令后才能打开,这就需要驾驶舱内的人将上述切换开关推至并按在“解锁”状态。

    如果驾驶舱外有人怀疑飞行员失去了操作能力,这个人通常需要尝试通过对讲设备或激活蜂鸣器与飞行员建立联系。该视频显示,如果这些努力均告失败,驾驶舱外的机组成员将需要在输入盘上键入一个紧急代码。

    该代码将激活一个响亮的蜂鸣器,还会让驾驶舱控制面板上的灯光闪烁,它同时还会开启一个计时器,30秒后解锁驾驶舱门。门外的人在舱门再次锁定之前,有五秒钟的时间进入驾驶舱。

    随着调查人员继续分析线索,罹难者家属预计在周四抵达坠机地点附近,那里已设立起一座临时教堂,并有心理医师提供支持。汉莎航空周四为家属提供了两个特殊航班,分别自巴塞罗那和杜塞尔多夫出发。

    坠机遇难者中有许多德国人和西班牙人,其中包括16名高中学生,他们彼时正在一个交流活动结束后的返回途中。其他罹难者包括英国、哥伦比亚、伊朗、以色列、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公民。

    据西班牙电视台报道,一架载有罹难者的62名家人和朋友的包机,周四上午10点稍过从巴塞罗那起飞,后在马赛降落。其他亲属连夜搭乘大巴从巴塞罗那赶来,但人数尚未得到核实。所有的亲友预计将乘车前往坠机地点附近,陪同前往的有心理医师和其他医护人员。

    西班牙政府周四上午宣布,目前确认有50名西班牙人遇难,比周三的51名减少了一位。虽然那位罹难者住在西班牙,但并没有西班牙国籍。